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五味子

聆听日出 感悟生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湮灭在历史中的“站上人”  

2011-02-04 11:26:05|  分类: 温馨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原文来自嫩水怀古 作者:南柯子(嫩江人)。我也同为嫩江人,今转此文,算作对生活了18年的故乡的一种回忆吧。

 

我从小在嫩江长大,经常听人说起我周围的人谁谁是站上人,当时还以为是一个特殊的民族,只知道他们很反感“站棒子”这个称呼,除了饮食上热衷于小鱼疙瘩汤、酥油饼外,风俗习惯也好象也没有太多差异,参加工作后早渐渐的和“站上人”有了接触,了解也就更多了,近日闲暇之余翻看史书,对“站上人”则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,这可是了不起的群体。
      说“站上人”,就得先说“驿站”, 因为字面理解“站上人”就是“驿站”上工作生活的人。在我国,驿站的历史较悠久,内地早在战国时期已有邮驿;汉代各地有传舍;唐代为驿田,水路设有水驿;宋代设邮铺、递铺;元为驿传、站传,还有急递铺;明代始为驿站,分有水驿、马驿和递运所;清代基本沿用明代驿站体制,后期有了邮政制度,废除递运所,仍置驿站。供传递公文的人或来往官员中途歇宿的地方叫驿,专为军报而设的叫站。据史料载:“文书至,……站卒腰革带,带悬铃,赍文书以行,夜则持炬火焉。道狭,车马者、负荷者,闻铃则遥避路旁,夜亦以惊虎狼……”清末光绪年间,全国尚有水陆驿站1861处。
       那么嫩江的驿站是如何而来呢?嫩江县古称墨尔根,是我国北方历史名城,历史上是边陲进入内地的咽喉要道,曾是黑龙江将军和墨尔根副都统驻地。墨尔根是我国东北边疆“边外七镇”之一。《盛京通志》称其“北负群山,南临沃野,江河襟带,上下要枢”。墨尔根先民为祖国边疆开发建设和巩固国防发挥了重大作用。
      早在新石器时期,嫩江流域就有人类活动。帝舜时嫩江流域的肃慎先民就已经“朝贡弓矢”,属于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。明代置卫,军政和一的木里吉卫是明朝中央管理黑龙江、嫩江流域的中转站和支撑点。清康熙二十二年(1683),为抗击俄国哥萨克对黑龙江流域的侵略,决定在黑龙江建城永戍,并自吉林乌拉至黑龙江设置驿站。经黑龙江西部的茂兴(今肇源),卜奎(齐齐哈尔)到墨尔根(嫩江县)修建了25个驿站,作为传递信息,输送粮草,迎送官员的接待站。康熙二十四年,也就是公元1685年,在瑷珲官兵准备进剿雅克萨时,为迅速奏报军情,“酌定天时、地利运饷进兵为机宜”,清政府又开始修建驿站。康熙命理藩院侍郎明爱率人自墨尔根至雅克萨(今漠河县兴安乡古城岛对岸)1400公里之间开设25个驿站。这条驿站到京师只用12天。古驿站在两次雅克萨对俄反击战中发挥了重大作用。因此这条古驿道又称“奏捷之驿”。
       雅克萨战争结束后,驿路逐渐荒废。直到1888年李金庸到漠河开办金矿,又沿古驿站旧址向漠河老金沟增设了6站。由此,“黄金之路”从墨尔根开始,在长达1800公里崎岖的山道间,平均每60公里设一个驿站,漠河就是最北部终端的第30个驿站,老金沟为最后一站。
       驿站成立之初,条件艰苦,站丁只能向阳挖洞而居,俗称“地窨子”,后来才逐渐盖上房子。站丁们轮流递送公文、押送罪犯、迎送官员和运送武器弹药、军粮、货物。而当年驻守驿站的“站上人”究竟是哪些人组成的呢?史料记载由 “三藩”后裔、流人和戍卒子弟组成。所谓“三藩”,即明朝的3名辽东边将吴三桂、尚可喜和耿精忠。清兵入关时,他们先后投降清军并立了军功。康熙元年,清政府为控制南方边境地区的藩篱,将3人封为藩王,平西王吴三桂镇守云南、平南王尚可喜镇守广东、靖南王耿精忠镇守福建。1674年11月,“三藩”叛乱,数月便占领云南、贵州、广州、广西、湖南、四川等6省。清政府遂派重兵经过8年征剿才将战乱平息,而“三藩”的部属大部被流放东北当了“站上人”。据《黑龙江志稿》统计:“康熙年间,命盗重犯,减等发往黑龙江,分别当差为奴,至数千人”。由于他们曾是反清部属,所以朝廷对他们实行严格的驿律,即不准迁移,不准参加科举考试,不准与站外异民通婚往来等。他们直接归将军衙门,兵部所管,显然驿站又属兵站。同时,朝廷也不给俸禄,他们只能屯垦戍边,自给自足。
       所谓流人就是流放之人也,犯人的一种。成份比较复杂,然而,即使是犯人,也有轻重之分,罪孽深重与小偷小摸之分,有欲加之罪与明知故犯之分。当时的塞外荒凉偏僻、原始未凿、人烟稀少,宁古塔、卜魁、瑷珲、墨尔根更是当时著名的流放地,时人听着就有心灰意冷,如大难当头、死期将至的感觉。经过长途跋涉、历尽饥馑冻馁等千辛万苦而大难不死有幸存活的流人,一般被分配给驻防边疆的旗人当奴隶,受尽侮辱与歧视;少数人在驿站做苦差,效力赎罪。但这里主要说说那些因科场案、文字狱而获罪的文人雅士。流人出名的人有吴兆骞、陈梦雷、程煐、方式济和吕留良后代等等。他们住在低矮狭窄,四面漏风的草房子里,“笃志经学,吟咏不辍”。开蒙教化,播汉文风。章太炎在其著述《书用晦事》中称:“初,开原领外皆胡地,无读书识字者,……齐齐哈尔人知书,由用晦后裔谪戍者开之(用晦,吕留良字)”。既对教化之功予以了高度评价,更是对流放在此中原名士、江南文豪的赞誉。随着流放文人的言传身教,原始蒙昧状态的北方人开始有了“骑马讴吟诗” 的能武善文动人景象。
       另外说说戍卒子弟,清朝政府历来有“崇武轻文”之风,清政府定制:东三省以骑射、满语为重,出身入仕,不靠科第阶梯。另外,“将军于甲兵内,调取身材魁梧、弓马精强者,补以骁骑校,领催诸职,咨送入都,……分别派差,并有以骁骑校荐擢为付都统者”,即便不能如此,又有规定:凡满17岁到35岁的满旗男子,都是八旗军队的后备兵员,射5枚步箭中3枚以上者,就可以提升或成为“披甲”,而“披甲”既是国家正式的八旗兵,凡八旗官兵每年由国家支付薪金俸禄,直至年迈而终。身为旗人不但生活无忧,而且还享有仕宦捷径。另外说的是在此生活的达斡尔、鄂温克、鄂伦春人,他们由顺治元年(1644)清兵入关后,为避俄罗斯迫害陆续从江北内迁。清廷把迁至嫩江流域的达斡尔居民编为杜博浅、莫尔丁、讷莫尔3个“扎兰”(队),由理藩院管辖。雍正九年(1731),清廷又将达斡尔、鄂温克、鄂伦春按姓氏为布特哈八旗,设副都统衔总管管辖,其中达斡尔原来的3个“扎兰”,分别编为镶黄旗、正黄旗和正白旗。为便于统治清朝统治者任命一些上层人物为佐领,其中少数还擢升为将军、都统、办事大臣等,雅克萨之战时就有500布特哈八旗兵驻于墨尔根至雅克萨的25站。由此可见当时的戍卒子弟应该是由达斡尔、鄂温克、鄂伦春族人组成的布特哈八旗兵,他们应既是驿站的管理者,也是驿站的中坚力量。
      当年的墨尔根地处边塞绝域、苦寒之地,生存环境还是无比艰辛。“四时皆寒,五月始脱裘,六月昼热十数日,与京师略同。夜仍不能却重衾,七月则衣棉矣。立冬后,朔气砭肌骨,立户外呼吸,顷须眉俱冰。出必勤以掌温耳鼻,少懈,则鼻准死,耳轮作裂竹声,痛如割。土人曰,近颇称暖。十年前,七月江即冰,不复知有暑也。墨尔根山城,寒益烈,卧炕必为通夜之火,更设大炉。然薪于侧,焰甫尽,则寒气入室。卧者惊而起矣,数益薪,始及旦。墨尔根七月则雪。雪不必云也,晴日亦飞霰。或皎月无翳,晨起而篱径已封。旭光杲杲,雪未已也。”可见 “站上人”为开发、建设、保卫这片土地付出了难以想象的牺牲并做出了巨大贡献。还得说更悲观的话,我也不理解,清朝对站丁及其后代规定三不准:一不准当官,站丁最大的出息只能在本站当个笔帖;二不准参加科举考试;三不准离开驿站百里,越百里者即为叛逃,杀无赦。
       由此而来我们在打开的厚重历史画卷时,拂去尘埃后可看到一个清晰的由特殊人组成的特殊群体——“站上人”,他们有反清复明的前朝遗老,有追随三藩叛乱的通谋人,有官场角斗失宠的官员,也有因科场案、文字狱而获罪的文人雅士、也可能有杀人越货的罪犯。但经过他们用屈辱的身心同满族人、达斡尔族人、鄂伦春、鄂温克等“土著”民族共同点燃的文明之火,确照亮了墨尔根蒙昧混沌的天空。“站上人”用他们带来的各种本领和技能,在一个原本荒凉的土地上,在悲惨的境遇中勉强生存的同时,他们也为边疆的国防建设、经济发展、文化、教育、艺术的繁荣做出了杰出的贡献。我们几乎可以这样说,如果没有这些“站上人”的奠基,就没有了嫩江县三百年的文明史。
      最后,借用木帆在嫩江火车站前摩崖石上做的“墨尔根城赋”来结束本文,算是表达对“站上人”尊崇之情。“古远大河西往,北麓东岭宝藏;南沃空阔田里,乡杰人灵嫩江。早有鄂家逐猎,又封二品固疆;寒鞭长风策马,浩月驿桥尘扬。先民站仕传宗,文武育后图强;男使女耕亲水,墨尔根城鼎旺。前清都统四十,后晚九羽大将;山河吾曹领守,护国豪气荡肠。塞外七镇留青,古道已覆桑粮;三百年轮沉浮,可歌可泣一方。立此和心云石,泾渭客主瑞祥;朝霞盛世竞飞,青春勃发嫩江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