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五味子

人生有百味 得五味足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网摘:林区的蘑菇头和森林号子  

2011-09-13 11:23:54|  分类: 关注林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全文来自振兴东北网,作者杨满良。

老林区工人的主要生产工具有扳钩、压角子、把门子、吊钩、快马子锯和蘑菇头等。其实所谓“蘑菇头”不过是林区工人抬木头装火车时使用的一种杠子,长约两米至两米二。中间粗两头细,为圆形,中间直径粗约十至十二厘米,两头直径约五厘米。整根的“蘑菇头”呈倒三角形。“蘑菇头”多用紫椴做成,韧性极强,工人们抬的木头不论多重,也不会把它压断裂。据说是根据工人在抬木头时杠子压在肩上“磨骨头”而得名的。

提起“蘑菇头”,就不能不谈到工人们在抬木头时唱的“森林号子”,它是深山老林子里的“木把儿”(林业工人)们,在抬木、运木时唱的一种歌,由 “杠子头”(又叫号子头)“领唱”,其余人“接唱”(又叫接号)。由于抬“蘑菇头”劳动强度大、危险多,所以森林号子具有高亢、粗放、气势豪迈、压倒一切的特色。

归楞(原木归垛)时领唱的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领:哈腰挂呀么 合:嘿

领:撑腰起呀么 合:嘿

领:慢慢走呀么 合:嘿

领:吆好哈嘿呀 合:嘿

领:注点意呀 合:嘿

领:走起来呀 合:嘿

领:快点走呀 合:嘿

领:前边的拐拐 合:嘿

领:后边的甩甩 合:嘿

领:注点意呀 合:嘿

领:上跳板哪 合:嘿

领:稳住那步呀 合:嘿

领:挺直那腰板 合:嘿

领:往前走呀 合:嘿

领:注点意呀 合:嘿

领:往下撂啊 合:嘿

……

由于歌声激昂嘹亮,惹得好多人都驻足观看……

森林号子是林区工人们在重负之下为了激发力量,统一步伐而设置的,歌谣节奏明快,规律性强,具有一种催人向前的特点。它的呼唱形式是:一人领号,多个应和,互动呼应,形成合力。以此来振奋精神,激发力量,统一步伐。通过歌声传递使用力量的力度,达到完成单元劳动的目的。据说号子还有鼓劲和调解气氛的作用。就装大火车而言,如果碰上大木头,领杠喊出的号子就格外深沉有力,一句句一字字都是提醒大家注意,喊得也特别响。比如碰上根八米长,四五十厘米粗,重达几千斤的大木头,抬起来以后领杠的就会喊:“这个家伙!”“真不轻啊!”“脚下留神!”“年轻的伙计!”“把腰挺稳!”“抓住把门儿! ”跟号时也比平常深沉有力得多,也不光“嘿嘿”地应号,而是“哎嘿”、“哎嘿嘿”这种语调。号子一出口,仿佛浑身都增加力气,并且迈出的每一步都倍加注意。应号子有时还来个高八度,意思是告诉领杠:你放心吧,我们都注意了!懂行的老远一听就知道这是碰到大木头了。因为越是碰到大木头,抬杠的越吃力,越都注意安全,越小心,越不会出事。当你听到号子声嘹亮还带点浪调时,就会知道抬的木头不大也不小,而是抬着正合适。这时号子词也不同了。我曾听过抬“蘑菇头”装火车喊过的号子:“用点儿劲儿吧!” “老哥儿8 个! ” “迈齐步啊!”“快点上啊!”“装完火车!”“去找娘们儿! ”“乐个够儿啊!”每当这词一出现,那应号子的虽然也是“嘿嘿”的,那调儿也变了味儿,不仅浪声浪气,有时还怪声怪气。这时如果有女人从装车场经过,喊号子的词就会变得更没边际了。所以过去的大姑娘小媳妇们都不愿从喊号子的身旁经过,怕听这些没正经的话。不过这在“木把儿”号子中却起到了调节气氛、解除疲劳的作用。

过去东北的冬天格外冷,气温在-40℃。在茫茫的林海雪原,森林号子此起彼伏。“木把儿”(林业工人)们伐下的大树全靠抬“蘑菇头”的把原木抬到爬犁上,由爬犁套运,为之倒套子。再“归楞”、穿排、外运。过去,林区 “蘑菇头”抬的木头很多都是四十个径以上的“水罐子”(湿木头),长度有四米、六米、八米不等,有的重达几千斤。一般是四人一组,有时六人或八人,那时林区就是用“蘑菇头”把一根根粗大的原木从山上运到山下,再装上火车或放排,运往各地。这一切行动都要唱着号子来完成。

抬“蘑菇头”人有一句行话叫“肩膀头论弟兄”,行规也极严。领杠喊一声:“哈腰挂哟!” 8 人一齐哈腰把钩挂到木头上,嘴里喊一声“嘿”,但不抬,只是把钩挂到木头上,叫足劲,把腰挺直等着,直到领杠喊:“撑腰起哟!”就在领杠喊“起哟”的“哟”字时,大家这才一齐喊一声“嘿”,一用力才能保证所有的人都能抬起,因为其中有一个人起不来或是抢杠都容易造成另外几个人的受伤,这是抬“蘑菇头”的最大忌讳。当领杠喊:“往前走哟!”大家随着喊一声“嘿”,开始迈步。迈步也不是随便的,第一步“大肩”(右肩)是迈右脚,“小肩”(左肩)则迈左脚,这样抬着木头走起来不但齐,而且还可把木头悠起来,抬着轻快。步子一旦错乱,走不上两步就得有人被压趴下造成人身伤亡。林区的原木粗大,抬“蘑菇头”有一个奇怪的现象,当八个人抬不起一根木头时,杠头还要再减去两个人,用六个人去抬,有时还真就抬走了。这怕是一种激将法吧。

长年累月、日复一日的劳作,抬“蘑菇头”人的后脖梗儿上便留下了一块硬硬的肉疙瘩。俗称“血蘑菇”,这是因为伐木工人要用木头杠子压肩膀,先压得皮肉开裂露出骨头,沾着血水再压两年,肩膀上就会长出一块鹅卵石大小的“血蘑菇”,而号子头要一边喊,一边扭过头来照顾其他工人,所以他的“血蘑菇”会更大更硬。

森林号子除了起杠、落杠时的号子外,没有固定的唱词,可以是眼前场景的描述,也可以是心声的表达,可以唱喜,也可以唱悲。如长白山的森林号子,从前就有“七腔九韵”和“九腔九韵”之说,还有“十八拐”(十八甩)之论。特别是“杠子头”的起号内容使得号子丰富多彩,变化万千,从开始的“哈腰挂”到“撑腰起”、“迈开步”、“往前走”,直到他在抬木途中见景生情、见物比物的表达,不但为大家解闷,还有“指挥”上跳(上跳板)时的注意事项。这使得号子在固定的韵律下内容千变万化。由于森林号子始于本土的民间劳动生活,发展于茫茫的林海各采伐团体,经过一个又一个“杠子头”不断地加工传承又流传下去,使得森林号子成为森林采伐帮集体使用的文化,又凝聚着“杠子头”独特的智慧和文化成果。

森林号子从文化内容上分三类:一是劳动时的技术指导性内容,如《抬木号子》、《串坡号子》、《上跳号子》、《捞木号子》、《归楞号子》等,主要是指挥抬木者注意安全,顺利从事运木;二是劳动生活和场景的描写,如《乐呵号子》;三是荤号子,即带些幽默并专门对女人进行描写和分析,它表现了林业工人生活劳累时对轻松心态的渴求,也有对他们憎恨的人物如警察、监工、二狗子、汉奸等人物进行轻蔑和咒骂的内容,如《抓小辫》、《倚门框》、《老把头》、《二狗子老婆》等。

《哈腰挂》歌唱简便,气势雄浑。节拍采用两拍子与一拍子混合形式,其节拍规律是“强、弱、强”。曲调的基本结构是单乐句的多次反复变化,句子的衔接不固定,也没有一定的句数,根据劳动的情况随时都可以结束。曲调起伏较小,全曲虽有一个八度,但经常用的音调只在五度范围内。多为依字行腔,与当地方言音调紧密结合。在抬较细的小木头时,行进的速度比较快,歌声高亢,号子的旋律性较强;如遇到沉重的大木头时,每个人肩负着几百斤的重量,精神需要高度集中,行进速度不仅减慢,而且唱时不可避免地带着粗重的自然呼喊声,领唱与和唱在接腔时常形成声部重叠。

此外由于林业生产环节不同,劳动内容不同,所需要的劳动号子也不同,在不同的劳动特征下劳动者便根据需要创造出了不同的号子。

“采伐号子”是指伐木工人在一棵树即将伐倒之时,为了附近作业工人的安全提醒警告他们离即将倒下的树远些,以防止危险。这号子只有四句:“顺山倒”、“上山倒”、“下山倒”、“横山倒”。

“拽大绳号”适用于楞场、贮木场的装车、归楞等运木劳动。在劳动时,用两根几十米长的棕绳,套在被滚动的木头两端(底下垫有楞木或爬杠),把“绳根”拴在车体或楞垛后面较牢固的地方,配备力量相等的人数在两边拽绳。

“瓦杠号”是劳动时除号头一人拿压角子外,其余都拿瓦杠,所以取名瓦杠号。“瓦杠号”适用于装车、归楞和平地运木等劳动。

“流送号”也叫赶羊,就是利用天然的河水或江水往下流放木材。所谓“赶羊”,就是把原木推到河里或江里散放(即“散羊”),是与编排流放相对而言。

森林号子是一种劳动的歌。先秦典籍《吕氏春秋》有一段记载说:今夫举大木者,前呼“邪许”,后亦应之,此举重劝力之歌也。这是先民一边集体搬运巨木,一边呼喊号子的逼真描写,还说出了一个极朴素又极重要的道理:早在远古时,凡“举重”,必唱“劝力之歌”。“劝力之歌”就是后来的劳动号子。2008年6月,森林号子作为传统音乐被列入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0)| 评论(6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